金庸小说英译版海外上市 《射雕英雄传》被誉为东方版《魔戒》--div-----------div-----


金庸小说英译版海外上市 《射雕英雄传》被誉为东方版《魔戒》

随着英译版《射雕英雄传》在海外陆续上市,成为现象级的畅销书,西方评论界将金庸小说比作“东方版《魔戒》”,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共见.武侠小说与西方奇幻之间,确有一些共通的特性,这些共性来自英雄史诗母题——英雄人物历经磨难,战胜强敌,最终达成壮举与伟绩.金庸的武侠小说 《射雕英雄传》英文版在英国上市后,引发了不小的轰动,成了现象级的畅销书.继英国之后,英译本的金庸作品很快也要在美国书店上架了.西方读者们带着好奇心翻开书页体验奇异精彩的武侠世界,而早已熟知金庸和 《射雕英雄传》的中国读者们,同样带着好奇心,期待着外国读者的感想与评价. 在金庸的创作功力与郝玉清的翻译技巧共同影响下, 《射雕英雄传》收获盛赞,好评如潮.有的读者被故事情节所吸引,有的则关注主要人物的命运,更多人醉心于武功与打斗描写.最有趣的是一位读者评论道:“书中对食物的描写令我垂涎欲滴.” 武侠小说中写到食物的本就不少.《射雕英雄传》里,有出自黄蓉妙手的两道名菜: “好逑汤”和 “玉笛谁家听落梅”. “好逑汤”的关键,在于将樱桃去核之后,嵌入斑鸠肉,“玉笛谁家听落梅”要把五种不同的肉两两组合,搭配烹烧,创造出 “合五五梅花之数”的25般口味.金庸煞费苦心写这两道佳肴,不仅仅是为了提升小说的趣味,它们参与到关键的情节中——在品尝了这一菜一汤之后, “北丐”洪七公决定将 “降龙十八掌”传授给郭靖,而郭靖在后来的情节中,倚仗这套武功屡战强敌,在几处难关化险为夷. 说到 “武侠世界”一词,不得不提,在英文版 《射雕英雄传》出版后,有评论称郭靖有潜质成为像 《魔戒》中的弗罗多和 《冰与火之歌》中的琼恩·雪诺一样具有代表性的文学形象,金庸则与西方知名奇幻文学作者托尔金、J·K·罗琳、乔治·马丁等人并肩,被誉为 “世界的构造者”. 1938年,已经于前一年出版了《霍比特人》的托尔金在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演讲时,提出了 “第二世界”这个概念.在勾勒出一个 “第二世界”的轮廓之后,优秀作者和平庸作者的分水岭在于,前者会精心设定与打磨那些看似不起眼的细节,他们利用写作来构造世界,不仅是 “创世者”,也是 “砖瓦匠”,这不是单纯依靠天赋或狂想就能完成的. 当然,严格来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并不能完全归入 “第二世界”的奇幻领域.现实历史的逻辑与幻想江湖的逻辑,被金庸置于写作天平的两端,彼此融合,达成相对的平衡.在他笔下,武功高强的江湖侠客可以在史料记载的罅隙里用一颗飞石击杀蒙古之主,但他们并不能扭转宋朝灭亡这一既定历史结果.西方奇幻文学把架空的 “第二世界”作为对 “第一世界”的弥补和修缮,而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真实的历史和虚构的传奇构成了犬牙交错的 “纠缠态”. 将金庸小说比作 “东方版 《魔戒》”,似已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共见.武侠小说与西方奇幻之间,仿佛确有一些共通的特性.这些共性来自英雄史诗母题——英雄人物历经磨难,战胜强敌,最终达成壮举与伟绩,这样一种叙事模式在武侠小说与西方奇幻文学中都具有普遍性.